当前位置:今期特马刘伯温玄机图 > 人工信息系统 >

聚焦人工智能信息分发核心优势赤子城构建强劲盈利“闭环”

  “今年融资特别难,我们接触到大批的人工智能公司在裁员,人工智能行业的寒冬到了。”近期,某人工智能行业创业者吐槽到。

  2018年延续至今的资本寒冬让人工智能创业者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压力。原因在于人工智能行业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,很多项目没能商业化落地。在这种情况下,赤子城将AI技术融入实际业务场景中,并实现规模化盈利。

  对于赤子城,大家可能觉得很陌生,GPLP犀牛财经给大家打一个比方,熟悉“字节跳动”的人对其产品矩阵一定非常熟悉,对其不久前发布的巨量引擎也应该有些印象。与字节跳动一样,赤子城也有自己的产品矩阵+流量引擎,只不过其业务都在海外,国内用户不太熟悉。从公司规模来说,赤子城在全球积累了超过6亿用户,用户范围覆盖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并且在音乐、健身、游戏等领域,占据多个国家市场份额前三。

  统计报告显示,2018年,90%以上的 AI 企业依然处在亏损阶段,绝大多数企业年收入不足两亿。对此,众多投资人一致认为,人工智能行业或将进入洗牌期,那些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将会逐渐淡出历史舞台。

  相比其他人工智能企业普遍依靠融资,而且估值一个比一个高的现状,被香港媒体称为“海外版的字节跳动”的赤子城依靠AI 技术和全球化的策略已经实现了规模化盈利,成为AI领域为数不多能够自己造血的企业。

  早在2013年,赤子城就曾推出全球首款AI极简桌面系统Solo Launcher,其基于AI技术所提供的猜你喜欢、信息流推荐等个性化服务,迅速占据了过亿用户的互联网“入口”。

  此外,赤子城还利用Solo Launcher的入口效应和大量的用户行为数据,借助Solo Aware的AI能力,开发了更多种类的应用。

  2018年8月,在AI引擎的推动下,赤子城推出了Beetles.io这款游戏。该游戏是借助AI技术分析了大量用户数据,基于对用户习惯的理解开发而来。

  结果Beetles.io获得了全球用户的认可,进入13个国家/地区的Top 10,在5个国家的Google Play排行榜当中登陆总榜榜首。

  这只是赤子城AI的典型应用场景之一,除了这款产品,同样基于AI开发的Solo AppLocker、Solo Music等应用也都俘获了大量海外用户。

  GPLP犀牛财经独家观察,在这些产品诞生背后,赤子城自主研发的Solo Aware人工智能引擎功不可没。

  还是以Beetles.io为例,在产品规划阶段,SoloAware就曾对市场需求进行了判断及分析,通过样本测试和算法模型,不断完善主题玩法、美术风格、目标市场……在此基础之上,Beetles.io的产品定位和美术风格才得以确定。

  在产品研发测试阶段,Solo Aware也成为了产品诞生的最大助力——例如,在上线初期,由于用户基数不多, Beetles.io游戏加入了10%-50%“机器人用户”,通过模拟用户的行动轨迹,提升用户体验。

  在赤子城的商业模式当中,AI+产品只是其商业模式的一部分。其商业模式还有另外一个部分——利用AI技术和平台能力切入全球程序化市场,通过聚合Amazon、Uber等在内的数万款全球化产品,每日将信息分发给近3.5亿的用户。

  这就不得不介绍赤子城旗下的一款叫做Solo Math的产品——作为赤子城旗下的人工智能的全球化广告服务平台,Solo Math 2014年开始布局程序化广告服务,并逐步搭建自有大数据平台和人工智能引擎,2017年开始布局基于OpenRTB的程序化广告,2018年1月正式发布程序化广告交易平台SAX(Solo MathAdExchange)。

  此外,赤子城的业务覆盖产业链的各个环节——SSP(供给方平台,提供媒体资源)+DSP(需求方平台,对接广告主资源),不仅增强了其商业模式和现金流的稳定性,形成竞争壁垒,也增强了赤子城对上下游资源的控制能力,减少其对于其他平台的依赖性,降低业务风险。

  这种模式已经被证明了成功——在程序化广告领域,中国已经诞生了港股上市公司汇量科技。该公司2018年12月在香港上市,去年实现收入4.35亿美元,同比增长38.9%,实现调整息税折旧及摊销前盈利约4320万美元,高速增长的营收显示了全球移动广告分发的潜力。

  这个市场还在增长,据艾瑞咨询报告显示,全球移动应用推广支出逐年攀升,2017-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6.2%,行业仍处于快速发展时期。程序化广告市场的规模将从2017年的273亿美元增长至2022年的690亿美元,复合年均增长率达20.4%。且由于程序化广告技术能更快捷高效地匹配广告主与媒体,程序化广告正日益普及。

  “AI是可以赚钱的,因为AI核心的功能是提升效率,”作为赤子城的创始人,刘春河曾如此表示说。

  除了利用AI为单独的业务赋能,赤子城发现利用AI将两部分业务进行协同,可以产生1+12的效应。

  赤子城在多款产品和大量用户的基础之上,打造了一个多维度的数据库,这个数据库还可以跟Solo Math分发渠道的数据库进行打通,形成一个更广义范围的大数据库,然后为Solo Aware提供更多维度的数据。

  接下来,Solo Aware在大数据的基础之上,通过不断进行自学习和模型优化,分发效率和精准度不断提升,对用户的精准画像也越来越准确。

  这对产品的研发及定位颇为关键——提前了解用户需求,从而针对用户需求打造产品、测试产品,这是产品是否获得用户欢迎、商业化能否成功的关键。

  在产品推出之后,通过Solo Math的分发渠道,单个获客成本降低1/3,节约了推广费用。

  换句话说,赤子城在海量数据的基础上,利用Solo Aware引擎让Solo X产品矩阵和Solo Math彼此协同发展,形成商业模式上的闭环。

  如上文所说,这种闭环的商业模式对赤子城的影响颇为明显——一方面增加了赤子城的现金来源,使其更加稳定,另外一方面,还可以避免产业链的波动,比如其他平台的变动给企业带来的业务风险,这让赤子城在面对各种风险,包括外部环境变化及内部调整的时候能够安然度过。

  2018年10月23日,据媒体材料显示,字节跳动正在进行Pre-IPO轮融资,本轮融资将由软银、KKR和春华领投,共募集到40亿美元,投前的估值达到750亿美元。据悉,字节跳动内部已经启动了IPO的准备工作,准备2019年上市。

  从公司营收利润等状况来看,据字节跳动公布,其2016年营收60亿元、2017年营收150亿,当然,这不包括抖音在内的广告营收数据。

  从公司用户规模和增速来看,据公开的数据,头条App 2.4亿用户,抖音月活超3亿,剔除重合部分,头条系用户数大概在3-5亿之间。

  而赤子城旗下的产品包括桌面、安全、新闻、音乐、休闲游戏、健身等产品,覆盖 200 多个国家和地区,积累了超过6 亿的全球用户。

  从商业化的角度来讲,鉴于赤子城尚未上市,还没有数据能够佐证产品方面的营收,不过根据公开材料来看,2016年10月21日,赤子城宣布已完成D轮数亿人民币的融资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6年5月23日曾有消息爆出赤子城拟作价25亿装入A股公司达意隆,不过后来因为政策原因终止。虽然公司估值与字节跳动的估值相距甚远,但也意味着其有很大的想象空间。

  作为AI商业化应用的典型企业,赤子城经历了从AI产品公司到AI信息分发平台的升级,从相对单一的变现方式进化成多维度高稳定性的商业模式。

  赤子城最终在不断探索的基础之上,打造了一个将信息变成价值的效率系统,在这套效率系统当中,核心驱动是人工智能引擎系统,推动引擎前进的则是赤子城平台上每日百亿量级的用户数据。

  一路走来,赤子城始终将AI技术与实际业务紧密结合,最终形成了以AI驱动业务,以业务数据反哺AI的良性循环。由此看来,赤子城获得商业上的成功并非偶然。

http://aqilabutik.com/rengongxinxixitong/180.html
点击次数:??更新时间2019-06-03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交流 
客服咨询
【我们的专业】
【效果的保证】
【百度百科】
【因为有我】
【所以精彩】